天空是大海的蓝

桃花酿

冷cp自供粮
序言
柏枭老了,一头花白的发,整日在家里闷着,再也不能如年轻时那般每天潇潇洒洒地喝酒吃肉,打架拌嘴。
柏枭老了,再不似当年那番风流,他没娶老婆,尽管年轻时调戏过不少美人,一身破破烂烂下若隐若现的那双桃花眼甚至曾勾得西湖畔的大小姐亲自上君山提亲。
可柏枭老了,什么事情都记得不太清了,不会记得一会儿三姑的孙女儿嫁人了,又六舅公平淡的走完了一生,他只是待在不大的木屋里,每天每天擦一根浑身漆黑,看着做工十分精细的棍子,也会常常对着一只陈旧却完好的酒坛发呆,一坐常常就是一上午。
柏枭老了,周围的人也渐渐变得陌生,他还是带着那条针脚歪歪扭扭,已经被他洗得发白了的苏幕遮。只有君山三月桃花盛开那时他才出去走走,在最大最美那棵桃树下静静地坐着,抚摸它粗糙的枝干,自言自语好几个时辰。这时他一般会带上那个酒坛,拿个小碗,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抿着,看着树上的桃花飘落到酒里时,他总会扯起嘴角,勉强地挤出一个笑,然后低头,一声充满哀思的叹息。
柏枭老了,但他还活着, 佛曰: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过后,不过一捧黄沙。只是那个会给他酿酒,还没和他一起看过君山三月桃花的人,已经成了一捧黄沙,安安静静地睡在了最大的那棵桃树下。
———TBC———
嘛,特别喜欢讨饭组,第一篇就献出来了。

评论(1)

热度(9)